当前位置: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 随笔游记 > 书的欣喜旅程,好书推荐

书的欣喜旅程,好书推荐

文章作者:随笔游记 上传时间:2019-12-02

摘要: 如果你只听说过《权力的游戏》而不知道《权力的终结》,那么你就OUT了。Facebook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为自己的2015立下新年目标:每两周阅读一本书,同时邀请3100万Fac ...

“我不会向你描述我对书的喜爱是多么深沉,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从英格兰旅行回来时,我在一个托运包里放了9磅衣服和45磅书。”刘晓晓是朋友圈公认的爱书之人,每到一处旅行,都会买上一批,“但是我不爱读,就是喜欢封面,或者某个作家,或者一时兴起”。 书商们肯定喜欢这类“爱”书之人,但是这样的图书“脑残粉”毕竟少之又少,或者说,知道自己有这个兴趣潜质的朋友还很少。没关系,书商有办法,请名人给书写个序。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了,这个方法可不太奏效。再来个办法,让名人在电视、网络社交平台推荐图书。 2015 年,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在脸书上创办了一个名为“A Year of Books”的粉丝团读书会。每两周指定一本书,截至目前,几本书都卖得不错。在电视上推荐书,美国主持人奥普拉做得最棒,“只要是被她选中的书,每本都有卖50万至70万册的潜力,以保守的50万本计,一次可为出版社带来500万美元的收入”。 在中国,名人推荐图书早已有之,远者如胡适、梁启超的书单,近者如梁小民、罗振宇推荐书籍,虽然没有奥普拉那么效果惊人,但也小有斩获。也许有人说“读书的本意是寻找自己,而不是为了附和崇拜他人”,但是图书市场每况愈下,对于大批出版社来说,活下去最重要,名人推荐虽不治本,但还能治标,也算功劳一件。 扎克伯格的读书会 了解扎克伯格的人都知道,扎克伯格在每一年的第一周,都会给自己设定一个年度个人大挑战。 2013年,坚持每天认识一个新朋友。2012年,坚持每天写代码。2011年,只吃自己亲手屠宰的肉。2010年的挑战是学习中文。“每两周读一本新书”,是扎克伯格在2015年的新挑战,他发现超过5万名留言网友的新年希望是读更多书,于是就把这项列入。 他在个人脸书页面上写道,“读书令人感到智慧上的充实,对于阅读计划,我感到非常兴奋,我期待将更多时间转移至阅读上”。“A Year of Books”读书会的建立迅速引领追随热潮。从1月3日建立以来,创办3天已有超过17万人加入,截至1月22日,这一人数已经上升到27.5万人次。 当地时间1月2日,扎克伯格在“A Year of Books”专页中推荐出第一本书 ——《权力的终结》。在这本书中,作者莫伊塞斯·纳伊姆预测了一个趋势:权力进入了新时代,政治、商业、教育、宗教和家庭生活等领域的权力都在稀释、衰退乃至终结,今天的当权者在运用权力时受到的束缚更多,更易陷入失去权力的危险。 《权力的终结》曾被《金融时报》评选为“年度最佳图书”,受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等推荐。扎克伯格“钦点”该书后的一天,《权力的终结》在亚马逊的畅销书排行榜排名由第45140位,杀入前10位。 1月18日,扎克伯格在“A Year of Books”专页中推荐第二本书《人性中的善良天使》(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这本书受到广泛讨论,有时也有批评,内容声称暴力行为在现代已经减少,世界已经变得更有人性。扎克伯格推荐此书正值1月7日巴黎空袭案发生之后,他认为在最近的巴黎恐怖攻击过后,读这本书正是时候。 书单甫出,亚马逊的畅销书排行榜实时异动,不到一天,《人性中的善良天使》的排名由原来的第7514位,跳升至执笔时的第307位。 从目前情况看,扎克伯格的2015年阅读大计暂且不能说能影响阅读风气,但至少引领了买书风尚。《纽约客》等文化界权威刊物发文章讨论,扎克伯格是否已成为新一代奥普拉。 奥普拉卖书名利双收 奥普拉·温弗里,美国知名电视主持人,“脱口秀女王”,也是爱书之人。 1996年起,奥普拉在节目中开辟的“读书俱乐部”单元,是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读书类电视节目。这档节目在每个月介绍一本书,她与作者、读者讨论作品,所选评作品的内容和特色、作者的写作背景和感受。奥普拉选择的书,不仅包括长篇小说、传记,也包括回忆录和历史性虚构作品。经该节目评荐的图书,无一不成为全国畅销书。 俱乐部选择的第一读本名为《海底深处》。原本鲜为人知,随即成为畅销书籍,并被翻拍成电影。据《出版商周刊》报道,只要是被她选中的书,每本都有卖50万至70万册的潜力,以保守的50万本计,一次可为出版社带来500万美元的收入。从1996年9月她开办“奥普拉读书俱乐部”,此后6年推荐图书48本,其中近半图书由兰登书屋出版,奥普拉为该书屋带来近1亿美元进账。“她就是推荐电话号码簿,人们也会去读”,书商都清楚,只要有“奥普拉”的字样出现在书上,就能大卖特卖。鉴于奥普拉对于推动阅读的贡献,美国国家图书基金会为她颁发了金质荣誉奖章。 2012年6月,《奥普拉脱口秀》停播,奥普拉得以专心致志办她的读书俱乐部。她将读书俱乐部升级,推出其数字互动版本——“奥普拉读书俱乐部2.0”(Oprah's Book Club 2.0),利用Oprah.com的网上社区、《O》杂志的读者和OWN的观众连接在一起。新平台建立后,新俱乐部挑选的第一本书是美国女作家谢尔丽·斯特耶德的畅销回忆录《荒野》,选书公布当晚,《荒野》的销售立即从亚马逊排名第175位蹿升至第97位。 推荐书也会推出尴尬 名人引领阅读的方式也存在一定风险。 奥普拉因推荐的图书———詹姆斯·弗雷所着《岁月如沙》时就遭遇风波。2005年,由于奥普拉的推荐,《岁月如沙》成了当年仅次于《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的全美第二大畅销书。但2006年1月,美国一家专事调查报道的新闻网站引用警方记录和文件,指责此前不断声称所写乃真人真事的弗雷在书中大量造假,致使书中充斥着“杜撰、谎言和其他捏造之事”。 被揭大量造假,自感面上无光,奥普拉在匆忙推出埃利·魏泽尔的自传体小说《夜》之后,风波才算平息。 亦有人质疑奥普拉的文学根基,认为她并未深刻理解作品的美学价值、社会矛盾、历史语境等深层次意义,而是一种快速阅读。 扎克伯格主持的首场网上读书会也遭遇尴尬。尽管他开设的专页“A Year of Books”有粉丝逾27万,但读书会收到的提问只有不到200条,当中不少与《权力的终结》无关,最离谱的是,要求一同出席读书会的作者莫伊塞斯·纳伊姆提供不用钱的PDF版本。 《华盛顿邮报》称,很多纷丝根本不知道读书会召开会员大会。因为根据脸书的运算法,读书会的新消息可能根本并不会出现在用户的动态墙上。一名读者投诉称,她在读书会结束后两小时,才从脸书的新闻页中看到读书会的消息,她有一个很好的提问:脸书运算的权力将如何改变? 私人阅读为何公共化 放眼全球,类似于奥普拉、扎克伯格等利用名人效应推荐书单、带动阅读的情况不在少数。2014年重夺“世界首富”之位的比尔·盖茨说自己每周都要读一本书。他于去年就曾在博客上罗列自己的日常读物。 2004年,英国“第四频道”亦开设谈话性读书节目“理查德德德与茱蒂读书俱乐部”(Richard and Judy’s Book Club),被推荐的书籍一样大卖,在当时,不管是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夫人出书,或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想读书,都选择上“第四频道”和理查德、茱蒂在摄影棚内的温馨客厅中促膝长谈。 在中国,经济学者梁小民一直公布自己每个月读的书目。根据他的最新统计,2014年共读315本。之所以这样做,或许是因为“据我所知,中国读书的人不少,也让咱在读书上有点面子,别光在GDP上一枝独秀”。 不可否认,奥普拉读书俱乐部和其他的此类组织通过“名人效应”等方式让更多的人重回阅读以及思考,但这并不是吸引阅读的惟一方式。 一名书友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我看书都是按照自己的兴趣,不会因为名人读了什么书,或者推荐了什么书就去看。毕竟阅读是个人化的体验,无法统一标准。”

如果你只听说过《权力的游戏》而不知道《权力的终结》,那么你就OUT了。Facebook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为自己的2015立下新年目标:每两周阅读一本书,同时邀请3100万Facebook用户一同加入新年读书的行列,而他在美国东部时间1月2日午夜贴出的第一本书就是莫伊塞斯·纳伊姆的《权力的终结》,仅3天时间,该书已在亚马逊售罄,并荣登其畅销书排行榜的第8位。 2015年,追随扎克伯格的脚步读书

图片 1

在扎克伯格的“书之年度”主页上,已有20万用户点赞。

现年30岁的扎克伯格每年都会有一项新年挑战,过往的挑战包括:每天遇见一个陌生人、只吃蔬菜和自制的肉类、认真学习汉语等等。今年,扎克伯格向广大Facebook用户征集新年目标,询问如何在新的一年中最好地提升自己,超过5000人留言,最终读书这种传统方式赢得胜利。扎克伯格在他的新年挑战公告中这样说道,“我对我的阅读挑战感到兴奋不已。我觉得读书让人在智力上得到充实。书能让你完全了解一个论题,能让你比现在的大多数媒介更深入地沉浸其中。我期待着把我对媒体的关注转向阅读。”

1月2日,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建立了名为“书之年度”的主页,他将会在主页上发布他正在读的书目,关注者可以给主页点赞,也可以跟随扎克伯格的“阅读脚步”,在页面上进行讨论交流。主页的发刊词这样写道:每两周我们将会阅读一本书,并在此处进行讨论。所选择的书籍将致力于学习新的文化、信仰、历史和科技。我们真诚地欢迎大家推荐你认为的好书,也欢迎每个人加入到我们读书的行列。不过我们建议您在真正读过这些书后才参与讨论,并提出相关的观点,将会有专门的管理小组保证“不歪楼”。

这个网上读书俱乐部推出的第一本书就是前《外交政策》杂志主编莫伊塞斯·纳伊姆的《权力的终结》。扎克伯格认为这本书探讨了“当前世界的趋势是个人正在被赋予更多的权力,而以往这些权力只有政府、军队和其他组织才享有。”

扎克伯格希望自己的主页“不那么火爆,因为只有慢下来才会保持它的初衷”。可是,在他自己参与建立起的社交时代,名人效应显然冷不下来也慢不下来。截止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稿时,已有超过20万的用户为他点赞。 名人荐书,受益的是书商?

图片 2

《权力的终结》中文版出版于2013年10月。

扎克伯格“书之年度”主页推荐的第一本读物《权力的终结》,作者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国际知名专栏作家、前《外交政策》杂志主编莫伊塞斯·纳伊姆。事实上,英国《金融时报》曾将其列为“2013年度的最佳书籍”,但据尼尔森公司的数据显示,即使算上4500册电子图书的销量,这本去年3月出版的书也仅售出不到2万册,可扎克伯格的“书之年度”主页上对其青眼有加后,这本书就迅速流行起来。

1月2日,扎克伯格公布了这本推荐书后,亚马逊网站很快显示该书售罄,对此举,出版商显然有些猝不及防。1月5日上午8:05,这本书在亚马逊畅销书排行榜上的排名还只排在第70名,可是当“售罄”的标识去除后,当天就迅速蹿升至第19名。1月6日,这一势头继续保持,这本书的排名已经上升到了第8位。

“订单源源不断地涌来。”该书的出版社珀尔修斯图书集团的董事长David Steinberger说。截至1月5日,他们追加了1万册订单。

扎克伯格的这一选择显然让也让作者吃了一惊。纳依姆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日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看到我的Twitter,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这显然是一场惊喜。”

名人荐书带动的读书热,扎尔伯格远非首例。去年夏天,比尔·盖茨在博客上列出了他读过的好书,并将John Brooks的《商业冒险:华尔街世界十二个经典故事》奉为其最爱。不久,这本书登上了《纽约时报》电子畅销书榜的第二名,纸质版也在加印后售出了77000册。

奥普拉读书会,将荐书推至畅销榜首

虽然第一本荐书掀起了不小的波澜,扎克伯格的读书俱乐部对出版行业会有多大影响还不可知。

不少媒体将扎克伯格的这个读书俱乐部同名嘴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相比较,期待他能创造第二波“奥普拉效应”。后者建立的“奥普拉·温弗瑞读书俱乐部”几乎每次都能将其推荐的书目推向畅销榜的第一位。

2012年6月,在结束其金牌节目《奥普拉脱口秀》后,奥普拉高调恢复了自己的读书会,升级为“2.0版”,并推荐了谢丽尔-斯特雷德(Cheryl Strayed)的畅销书《走出荒野》,之后,这本书不仅荣登畅销榜首位,改编自这本书的电影也在2014年12月上映,主演是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和劳拉·邓恩(Laura Dern),这又进一步刺激了书籍的销售。

不过,奥普拉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只推荐了三本书,她的一位发言人说,“奥普拉选书没有固定的时间表,她会选那些与她产生共鸣的书籍,也希望读者同样能产生共鸣。”扎克伯格每两周一书的高频率,不知道会不会稀释其影响力和人们对于这一活动的热情。

对传统书商来说,来自名人的突然推荐可能是场盆满钵满的美梦成真,也很可能因为储备不足迅速转变成一场噩梦,不过,电子出版的兴起无疑为应对这种“突袭”提供了良方。几年前珀尔修斯图书集团建立了一个叫做“星座”的电子平台,能够立即满足过去可能要两三周才能印刷完成、航运到位的新增订单,补货能在瞬间就完成。比如这一次的《权力的终结》,在纸质书脱销仅几小时后,电子书就开始发售了。

一位出版界的人士评论说,“Facebook的读书俱乐部能帮助卖出多少书还值得观望,但对于书商来说这绝不会是件坏事。”(澎湃新闻记者 陈诗悦)

本文由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发布于随笔游记,转载请注明出处:书的欣喜旅程,好书推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