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 随笔游记 > 柳絮飘飞,短篇小说

柳絮飘飞,短篇小说

文章作者:随笔游记 上传时间:2020-01-01

摘要: 景轩的办公室。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 ...

摘要: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 ...

景轩的办公室。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景轩抬头望向西天的云彩。今天的云彩和当日与蓝心分手时的一样,也是那样的红,红得像在滴血,落日的余晖映红了天边。

桌上放着几份蓝轩小筑的设计稿,景轩正一张一张的看着,面色是越来越阴沉。这是些甚么?这也叫房屋设计

景轩的心在隐隐作痛,都一年了怎末还忘不掉蓝心,难道在自己的内心还在认定她吗?可是当时她是那样的决绝,说出的话是那末得让他伤透了心。当时都发誓不再见她想她,可如今自己怎末了?景轩摇摇头,好像要把蓝心的影子从自己的心中摇掉。

吗?办公室里传来景轩的咆哮声。外面的文琪吓的面如土色,虽然她暗暗的喜欢着自己的这个老板,但更多的时候是怕他。“文琪,来一下。”颤抖的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需要我为您作甚么?”

夜幕降临,喧嚣的街道因为突然的降雨寂静下来。景轩彳亍在无人的街道上,任雨打落在身上。这一切都和一年前十分的相似,一年前,分手后的景轩独自行走在无人的街道上,一任大雨瓢泼他毫无感觉,那一夜酩酊大醉的景轩醉倒在雨中的无人的街道上。现在的景轩不会再和一年前一样刻意的伤害自己,他已懂得珍惜自己、爱护自己。那一场让他忘不掉的恋情,使他在一年之中成熟了不少。这一次回来,在景轩的内心是有意寻找蓝心的。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爱的人始终只有蓝心。

“让人事科写一份招聘启事,我要广招设计人才,让应聘者自带两份自己设计的楼房雏形图稿来应聘。在这个星期三我亲自面试拣选,好下去吧!”

会议室里,作为总经理的景轩正在开会。一个关于新建别墅小区的设计方案搁浅了。这个小区使用蓝心和景轩的名字命名的,叫蓝轩小筑。景轩正大发雷霆:“我们的设计人员怎末了,连一个小区的设计雏形都拿不出来吗?你们每天来都是干甚么吃的,我这里可不是养大爷的地方。如果这个星期再拿不出合适的设计方案,那你们也不用来上班了。”景轩气呼呼的走出办公室。事后,景轩深深的自责。“我这是怎麽了,难道一遇到蓝心的事情我就要发脾气吗?”景轩揉着额头,双臂支在办公桌上。头好痛啊!抬手按了按电话:“文琪来一下。”秘书文琪推门进来:“总经理,您需要甚么?”

文琪轻轻的退出,小心地把门带上。

“我明天和后天的日程怎末安排的?”

星期三的上午,景厦公司的人事科门外聚满了来应聘的人。人事科老王把应聘者的设计稿收下,并一一登陆在册,就让他们回去了。

“这样的,明天您要和昊天公司的陈老总见面,后天您要在金海螺大饭店出席一个慈善晚会,这个晚会非常重要不能缺席,因为莱阳市的市长也出席。”

经过了两轮的筛选,两位优秀的设计者脱颖而出。景轩对这两幅初稿推敲不定,这两副他都很满意,取谁舍谁,景轩进退两难。这两幅初稿都含有蓝轩小筑中的柳树、树下的摇椅,甚至图中还飘着几许柳絮。景轩看着这两幅作品,灵机一动。伸手拍了一下脑袋,“哎,我怎麽这麽笨哪。”伸手按了按电话“文琪,帮我叫一下人事科老王。谢谢!”

“好,你把明天和昊天老总的约会取消,告诉陈经理我会改天请他。后天的日程不变,你出去吧,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我。”

“老王,这两个设计者是谁,我要见她。约个时间到时通知我,我要亲自见见这两个人。”

“是 。”文琪转身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

“好的,总经理,我这就去办。”老王转身离去。景轩激动异常,他毫不怀疑这两个人是一个人,就是他日夜思念着的蓝心,他的爱人蓝心。因为除了景轩,只有她才知道蓝轩小筑的秘密。这是他们俩人的秘密。景轩浑身充满了幸福感。

景轩开车来到蓝心曾经住过的地方,自从蓝心的父母相继去世,只有一个景轩没有见过的表哥在照顾着蓝心。在那个叫蓝轩小筑的小院子里装满了他们俩的多少的欢乐啊!那是蓝心和景轩成为恋人后蓝心取的名字。院心有一棵柳树,树下有一个摇椅。每当柳絮飘飞的日子,那儿就成了他俩的快乐天地。

“你就是这两幅设计稿的主人,”景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蓝轩小筑门前的愣头青年坐在自己的面前。“怎末会是你。”

“那棵柳树下的摇椅哪儿去了?蓝心那里去了?”

“怎末就不会是我,”沈力反问一句。“看不出来吧!那你也真够木的。”景轩还真木木的,思想上为自己的惊喜突然落空而深深的失望。

“景轩,我不是坐在摇椅上吗?”

“哎,如果不喜欢,给我退回来吧!”

“蓝心,!”景轩惊呼,甩甩头。“我眼睛花了,还是太思念蓝心了。”景轩仿佛看到巧笑嫣然的蓝心正从摇椅上站起身,朝他打招呼。

“沈先生,我想问一下,这两幅都是你的作品吗?”

每当在柳絮飘飞的时候,也是蓝心最高兴的时候。那漫天的柳絮飘飘洒洒飞满了小院,“哈、哈、哈,景轩,你看我是不是很像一叶柳絮,飞啊、飞啊,啊哦!我要飞走了,飞到天边去了。”

“不相信?一副只有柳树和摇椅,另一幅却添加了漫天的柳絮,这难道不是最浪漫的设计?”

“不不,蓝心,蓝心你别飞走,我找的你好辛苦。”景轩有点失态。

“不,沈先生,这不是你的设计。告诉我这设计者在哪里,告诉我快告诉我。”

“哎,小子你是谁,在这大声小吆喝的,快离开,小心我揍你。”一个五大三粗的愣头青年站在院子里呼喝着。

“哎,你这人真是得,甚么这人哪人的说的你好像认识她似的。那你为什麽不去找她?在这里摆甚么乌龙。”

“对不起,请问您知道一年前这里住的那户人家搬哪去了吗?”景轩面对这个彪形大汉有点打怵。

“那末沈先生,她在这里,这是她的设计咾?”景轩一把揪起了沈力,“快告诉我,蓝心在哪里蓝心在哪里?”

“不知道,快走,再问我揍你。”那青年蛮横的说道。

“在蓝轩小筑。”沈力让景轩吓了一跳,只好告诉了他。景轩扔下沈力直奔车库。他的心狂跳不已,一年多的相思太苦太苦,不容他细想就直奔蓝轩小筑而来。

景轩开车回来的路上,一年前在蓝轩小筑分手时蓝心的话又响在耳边。

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奔来的景轩。满院飘飞的柳絮中,一个病态的女孩坐在轮椅上轻抚着柳树的树干,口中喃喃自语:“我要像一叶柳絮,在天空自由飘洒。我要飞啊飞啊!景轩,我要飞走了,飞到天上去了,你再也找不到我了。”

“景轩,我们分手吧!我已经不爱你了。”

“蓝心”,景轩轻轻的喊道,唯恐吓到了她,看到轮椅上的她景轩一切都明白了。他已经顾不上自责,他要为这个苦难中还为自己着想的女孩,这个曾被自己得笨打了一巴掌的女孩,这个自己深爱着的女孩做一些事情。是该自己付出的时候了。景轩轻轻的走到蓝心身边蹲了下来,蓝心的泪慢慢的滑下了苍白地面颊。她慢慢的抱住了景轩的头,景轩任她抱着。轻轻的抽泣声慢慢的平息下来,他们只是不动只是这样相拥着。身后的两个大男人也被眼前的景象感动的泪流满面。

“ 蓝心,你知道自己在说什麽吗?这种话你怎麽说得出口,以后不要再提分手好吗?”

“怎末样医生?”景轩问刚从手术室出来的大夫:“手术成功吗?”

“不,我是认真的,我非常清楚自己在说什麽。请离开我吧,好吗?”

医生点点头,“很成功。因为以前的那场车祸,病者的腿部的筋被拉伤扭曲了,当时的治理又不到位,致使她一年来一直不能站立不能走路。又因为不能找到好的医院就诊才延误至今。现在好了,经过我院的专家会诊,但得出的结论是好的。现在由我亲自主刀,手术做得非常成功。你不用担心,几个月后她又能活蹦乱跳的了。”

“ 不,蓝心你这不是真心话。我知道,你救过我,所以你总以为我在报恩。不不,蓝心你错了,我对你的爱是纯真的,不参杂任何的外部因素。爱就是爱,那不是报恩所能替代的,难道你感觉不到吗?难道我对你的爱不够真诚,让你感觉到我是在报恩吗?”情急的景轩摇着蓝心的双肩,摇的蓝心眼泪横飞。

“谢谢你大夫。”景轩伸出手握住医生的手。他心中的感动久久不能平息,他的蓝心又回来了。

“你弄痛我了,我不爱你不爱你不爱你了,你走你走你走,我不要见你永远也不要见你。”

“好了,景轩进去看看她吧。”艾德提醒道,景轩拍拍艾德的肩膀无言的转身。

“来,看着我的眼睛。”蓝心紧闭双眼,“蓝心,睁开眼睛,不敢看我那就是骗人的,你有什麽事情瞒着我,可以告诉我我来帮你。蓝心蓝心。”蓝心的额头冒汗了,细密的汗珠顺着前额慢慢流下来。

“景轩”,术后的蓝心还很虚弱。“嘘,不要说话那样会很累的。”景轩伸出手握住蓝心的手,多麽消瘦的手啊!想起自己的误解真恨不得用针扎死自己。“你听我说,我真是笨死了。那天你说分手,我笨的没看出来你有多末的痛我这个笨蛋笨死了。”

“好,我告诉你,我有了新的爱情,他有钱、有地位、长的也比你帅。”

“不,你别这样。”蓝心用手揽着景轩的手。

“你撒谎。”景轩气昏。

景轩看着蓝心消瘦的脸庞,想着那日蓝心汗湿的脸。

“不信,艾德,你出来。”随着蓝心的喊声,从屋里出来一个人。高大、帅气又体面。“啪”景轩的巴掌打在了蓝心汗湿的脸上。那帅气男孩要打景轩,被蓝心给拦住了,“你走吧!”蓝心在那男孩的扶持下回到了屋里。

“你这个大笨蛋,”景轩用手捶着自己的脑袋。“笨死了笨死了。”“不要,景轩不要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曾经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曾经以为我会和病魔一起离去,离开这个世界去找妈妈。现在我明白了,妈妈的祝福一直跟着我,你看我是幸运的,有你的爱还有表哥和艾德的照顾。现在又和你在一起,我知足了。”

“为什麽,为什麽我要打她。”景轩深深的自责。

两人久久的相对而视,双手也紧紧相握。

和蓝心的初识非常有戏剧性。那天 ,景轩和朋友多喝了几杯。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和蓝心撞在了一起,幸好两人都步行,只是把头撞痛而已。蓝心不顾自己的痛反过来安慰景轩撞痛了没有。事后两人分手。就在蓝心转身之时,一辆车直朝景轩开来,而景轩却只管和蓝心傻乎乎的摆手再见呢?在千钧一发之际,蓝心冲了过去。

“好了好了,现在一切都好了,你们以后不会再分离了。”艾德嗫喻道:“蓝心,你快点好起来,我们等不及要喝喜酒了。”

从医院出来的蓝心在住院一个月后已和景轩发展成了生死恋人。故事也有了延续。可现在,我的蓝心在哪里。景辉摇摇头,“我一定要找到蓝心。”景轩大声喊道:“蓝心,你在哪里。”景轩趴在方向盘上,直到后面的喇叭声不断响起。

“对对对,表妹啊,你要好好的静养,争取早日让我喝到喜酒。嘿嘿,我也等不及了。”沈力搓着大手说,“景轩,那天对你很粗暴,你不怪我吧。”

蓝轩小筑的老柳树下,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坐在轮椅上。她看着院子里满天飘撒的柳絮,泪不知不觉的流下来。

“不会表哥,要怪只怪我自己太笨。”景轩说,“我是应该被狠狠揍一顿。现在我要蓝心好好的调养,争取早日让你们喝上喜酒。”

“景轩,对不起,我不能见你。我会成为你的累赘的,我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蓝心轻轻的试了试眼角。她的腿在那次车祸中埋下了后患。她将终身成为残废,甚至累及生命。当她频繁的腿痛时,曾经到医院就诊过。医生告诉她的结果让她痛不欲生,因此她决定离开景轩。她不想成为爱人的累赘。既然不能带给他幸福,那就离开他。这才把艾德拉来上演了分手的那一幕。想着想着,蓝心的泪又流下来。

“表哥,你和艾德一唱一和的,不理你们了。”蓝心早把脸羞红了。“谁说要和你结婚了,我还没答应啦。”

“你呀,可苦了自己了。这一年来的相思比你的病痛更折磨着你。”这时一个青年站在了她的身后俯下身来爱怜的对那女孩说:“好了蓝心,回屋吧,这里凉。”

“啊,不会吧,这一年多来,我日思夜想,可想的都是你啊!”景轩情急。

“不,艾德,让我再坐一会吧,毕竟这柳絮飘飞的日子不多。”这时那愣头青年出来,

“哎呀,别说了羞死了。”蓝心双手捂上了脸。

“表妹,你就听艾德的吧!”

“好了好了,我们都走吧,让蓝心好好休息。再不走护士小姐也要来赶我们走了。”艾德和沈力笑着走了。

“表哥,在坐一小会好吗?”蓝心无力的说道。

“你好好休息,我去趟公司,晚上我来陪你,嗯?”

“ 哎,真拿你没办法,只一小会啊,医生可不让你劳累。”

看着景轩的眼睛透露出的真诚热烈的目光,蓝心乖乖的点点头,“你去吧,我会好好的等你。”

“好的,我听医生的。”蓝心虚弱的一笑“你们回屋吧,我想自己呆一会。”

办公室内,景轩正在安排工作,他现在春风得意,工作安排的非常顺手。蓝轩小筑正式投建。一切的工作全部纳入正轨。

“沈力,蓝心还是爱着景轩的。那个傻瓜笨蛋就不动脑吗?蓝心从来也没离开过蓝轩小筑啊。”艾德道。

蓝月亮咖啡厅,景轩正和昊天老总见面。

“那又怎样,蓝心不想让那小子知道,怕他伤心,岂不知她自己又有多伤心。”沈力双手抱头,一双大手上青筋毕露。如果景轩在的话,好似要把这个笨蛋狠揍一顿。艾德站起身,把手放在沈力的肩上按了按:“顺其自然吧,我不想让蓝心伤心,只是苦了她。”

“陈经理,你看,我公司一直都用你的钢材。现在我蓝轩小筑已正式投建,希望陈总可不要中途断粮。”

在莱阳市的最大的金海螺酒店内举办的这次慈善会,是为一个叫洋洋的男孩捐款,那个孩子得了尿毒症。在全家举足无措之时,有好心人士办了这次慈善捐助来救助洋洋。大厅内,景轩在应酬。市长文成和景轩交谈热烈。

“不会不会,我们的合作可是长期的。我还怕你这个财神爷,半路另投他门呢。”

“你的蓝轩小筑甚么时候开始投建。”

“好,有陈总的这句话,那让我们为长期的合作干杯吧。”

“市长大人,还是很关心我们这些民营企业的。深表感谢!在我们的设计搞成功后就开始投建,材料早已到位。”

两只酒杯碰在一起,接着一阵爽朗的笑声。

“那是否是本市最浪漫的房屋建筑了,听说那是你为曾经爱过的一个人所建?”市展文成嗫喻道。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日子,蓝轩小筑竣工。市长文成为蓝轩小筑竣工剪彩。

“怎末市长也对市井流言感兴趣”景轩哈哈道。

一个月后,在市里最大的金海螺大酒店内,景轩和蓝心这幸福的一对在历经许多的风风雨雨后终于走上了婚姻的殿堂,我相信,他们是幸福的一对。

“玩笑玩笑,”文成岔开话题“如果在建设相关手续上有甚么问题,可以来找我,毕竟是为我市的发展的前景做贡献吗。”

“好好,有市长大人你的这句话,我还有什麽不放心的。”景轩笑道。

“来,为我市的发展干杯。”

红酒四溢。

本文由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发布于随笔游记,转载请注明出处:柳絮飘飞,短篇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