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 > 书目文献 > 外公被黄皮子上了身太怕人了_恐怖惊悚_好医学网

外公被黄皮子上了身太怕人了_恐怖惊悚_好医学网

文章作者:书目文献 上传时间:2019-12-31

我从小是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的,小时候开心的事儿就是黏在外公身边看他做木工活,外公人很内向,不太爱说话,但是十里八村的人没有不知道他的,因为只要没有农活了他会就去帮村里人修补家具,当然了,都是无偿的。所以外公的人缘特别好。说起外公,有一年在他身上发生了 一件让我到现在也无法理解的事儿。至今回忆起那件事我内心仍然充满了愧疚于自责 。

问:不管外公外婆对外孙多好,外孙都认为自己的爷爷奶奶更亲近是怎么回事?对此你怎么看?

记得那是我9岁那年的冬天,来到年关了,家家户户杀猪宰羊的忙的不亦乐乎,孩子们更是欢天喜地的到处疯跑开心的不得了。每天都是不见星星 不回家,而外公每天晚上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满村子的找我。昨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雪,我跟小伙伴们堆雪人、打雪仗玩的似乎忘了全世界, 直到肚子开始抗议,这才满头大汗的跑回家 。

图片 1

“姥,我饿了,晚上吃啥呀?”我人还没进门就开始嚷嚷了。

这个问题我用经历来回答。我和老伴现在女儿家带小外孙子,已经三年多了。小外孙从一出生,就生认识的我们,他只和我们亲。一年只与爷爷奶奶见一两次面,(爷爷奶奶在山东老家,这蚌埠有千里之遥)现在看不出他如何感到爷爷奶奶亲。我认为,人是感情动物,谁对他好,他就对谁有一种依赖和信任的感情。当然爷爷奶奶没带孩子,也不是不疼爱孩子,只是由于各种因素不得已而已。现在的社会形势,大都是外公外婆带孩子,那是因为夫母的原因,孩子本身并没的选择。不要总是讲什么血缘不血缘的,总感到提这样的问题,有故意制造亲情矛盾的嫌疑。以后孩子亲不亲,

外婆边给我拍打身上的泥土边说道:“你是天不黑,肚子不饿不回家呀。”

我们少操那份心。

我调皮的说:“哈哈,你还少说一样,姥爷不找我不回家。”

只要孩子安全长,

姥姥用手点了点我的脑门说:“你还好意思说呢,你姥爷因为找你都冻感冒了。”(其实那时外公的身体已经有不适的感觉了,只是我们谁也不知道而已)

就是我们的理想。

“啊!姥爷感冒了?”我边说着边跑进里屋。

我们尽责心里安,

就看见外公蜷着身子躺在炕上,脸色有些青白,闭着眼睛不说话。

也为女儿减负担。

我拉着外公的手说:“姥爷,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一代不管两代事,

可是不管我怎么喊,外公就是不说。当时我的小心脏啊,五味杂陈的,心想,外公是不是生我气了,还是外公病的很严重呢!又急又怕的我开始哭了起来。

感不感恩随他便!

“姥爷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好不好?你别不理丫丫啊”

感谢邀请!

嘿嘿!嘿嘿嘿嘿!我正难过的抹着鼻涕眼泪,姥爷却突然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我嘿嘿的笑出声来,那笑声和那诡异的表情让我当时就停止了哭喊。

我自己儿子快两岁了,一直都是外公外婆带,有的时候晚上还跟他们一起睡,平常休息我跟他妈妈会带他出去玩玩,我基本上半个月带儿子回趟爷爷奶奶家,因为工作原因最多也就在家睡一晚就要走了,但是我儿子每次快到爷爷奶奶家的小路的时候都会指着前方叫起来,还叫我们看 我们也知道他是认识的,下了车就一路小跑去找奶奶。晚上跟奶奶睡也不吵不闹的。个人感觉应该是血缘或者说是认祖归宗吧!

紧接着就见外公用兰花指指着我说:“小丫头,你说谁生病啦?你才有病呢!”

我也是外婆,外孙女从落地起就是我单親外婆一手带大,女儿98年两口子在广洲,小孩交给我。酸,甜,苦,辣我尝足了。用生命含心如苦的带她,比我生命还重要,幼儿园到初中都是我接送,包括美术,午蹈,英语课外班都是我接送。到了高中就恨我哒,不知什么原因,送饭,送雨伞都恶狠狠的讲,谁叫你来的。直至现在读大学对我恶语相向。但我还一直掛念她。没记恨她,但心痛自己为什么命这么苦。带大了独生女及独生外孙女为什么是这种结局。我是一个孤独老人,今年71岁。我能不痛吗?南阿弥陀佛。愿菩萨保佑好人一生平安。我有退休工资及医保。患三高病。但愿我永远能自理。不拖累下辈儿孙。

说着就坐起来了。吓得我尖叫一声跑到了外屋。

我来用亲身经历来回答,我的外孙今年16岁,从小在我家长大,爷爷奶就住在离我家不远的小区,女儿女婿都是独生子女,我们两家都很爱这个孩子,小的时候只要爷爷奶奶家晚上就哭,哭喊着要回家,其实就是我家,怎么劝说都不行,他就认为是姥姥家的人,有时他爸妈来我他都说你们吃完饭回你家去吧。现在长到16岁了放学还是回我家,他爸妈接我们劝都不回父母家,有时到爷爷奶奶家做一会就走,也不在那吃饭,爷爷奶奶给钱都不要。今天春节他爸妈让他去爷奶家过年,他不去,在我们劝说下才去,吃完饭又自己打车问到了我家,说没吃饱饭,口味不对,初二手机掉地摔坏了,他爸妈给买的新机不要,说不好,拿回来问姥姥,姥姥发话才要,回爸爸妈妈家看到有羊肉,牛肉自己作主就拿回姥姥家一起吃,我家其实啥也不缺。什么爷爷奶奶一父亲一脉相承,这都是骗人的,小孩子从小和谁在一起就和谁有感情,就对谁有依赖性。血源关系对人的亲近不太大,夫妻二人本来没血缘关系,可生活时间久了就会产生亲性,就比兄弟姐妹亲,这是一个道理。

“姥,你快去看看姥爷怎么了,我害怕。”

记得看过一个节目,台湾人回大陆探亲,找了自己的舅舅好久,因为舅舅家搬家了,十几年没联系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见到舅舅也是很亲热,聚会过后他回到了父亲的老家,山东省的一个地方,见到了父亲那边的亲人。从父亲老家走的时候,跪在地上冲着祖坟磕了几个头,这个举动在妈妈那边的亲人那里绝对看不到。你可以感受到,他知道这里是他的根,跟舅舅相聚是亲戚见面,这里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那种感觉就知道两边不一样的。我估计他在台湾长大,按理说两边都是比较生疏的,不存在谁抚养长大更亲的因素,只能说在他心里,自己的祖上和外婆家是不一样的。

外婆正忙着准备晚饭,听我这样喊,回过头来生气的说:“你们这一老一小就闹吧啊,都等着吃现成的还不老实呆着。” 我哭着说:“姥,我没闹,姥爷他疯了。”

我从小在奶奶家住过几年,叔叔婶婶姑姑都亲,而我姥姥一辈子守着我舅舅,只要儿子在哪怕和儿媳妇不对付也绝对不到姑娘家住,离我们又远,我和妈妈那边的亲戚关系非常一般。

9岁的我看见外公当时的样子,一下子就想到了同村精神失常的李叔。听我这么一说,外婆抓起腰间的围裙边擦手边进了里屋。这时的外公更吓人了,只见他双手舞动着,一会拍巴掌,一会拍大腿的哭一声笑一声,身体前仰后合的。见状,外婆也不知所错了。

对以前的老人来说,孙子孙女是自己家的,外孙是别人家的,亲疏不一样。即使现在都是一个孩子了,帮自己女儿带孩子也是因为心疼自己的女儿,如果自己女儿和婆家有嫌隙,有些人会当着外孙的面说他奶奶如何如何,别以为小孩子听不懂,他们心里对奶奶有感情的话,能愿意听贬低自己奶奶的话吗?而且一般中国人的想法,孙子天经地义要爷爷奶奶家养的,那么外婆带外孙的时候,是不是会流露出我就是在帮别人家养一个白眼狼的想法呢?妈妈带孩子在姥姥家吃完饭走的时候,姥姥会不会说外甥狗吃完就走呢?如果有这种情况,那么孩子长大了真有可能和爷爷奶奶更亲。

外婆走近前去按着外公的手说:“老头子,你咋滴啦?你说话呀!”

按咱们中国传统的伦理,外孙大了,自然就会亲近他自己的爷爷奶奶,因为“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孙子”一脉相承,是很正常的事,不必过于纠结。

外公瞪着大大的眼睛怪笑的说:“你个老太婆,我到你家做客你也不说给我口水喝,你们都是坏人,毁了我的家,拆了我的房子,你想冻死我呀”

但是,现实中,外孙由外公外婆带大的,不在少数,特别是在城市,很多小家庭里,女儿随着她的爸爸妈妈,在城市里长大,而女婿却是外地人,随女儿在城市里安家了,女婿的爸爸妈妈不能来城市照顾他们,也就自然不能照顾他们的孩子,如此一来,外公外婆照顾外孙就是自然而然的了。再说,女儿也是自己的后辈,做父母的,能不帮帮自己的女儿照顾她的孩子吗?

外公的胡言乱语可把我跟外婆吓坏了。

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是独生子女,他们有了孩子后,“4——2——1”(爷爷奶奶外公外婆4人——夫妻2人——孩子1人)家庭也很多,爷爷奶奶,也好,外公外婆也罢,都是一个大家庭里的成员。

外婆说:“丫丫,走,咱们快去找你刘姥姥”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孙子”是一脉相承的,但是,孩子的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在对孩子进行教育的时候,就应当顾及到这种现实,特别是孩子的爸爸和孩子的爷爷奶奶,应当教育孩子,对待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一视同仁,使家庭的伦理教育和家庭现实相适应,否则,当初,外公外婆殚精竭虑地照顾外孙,外孙长大后却“抛弃”了外公外婆,这让外公外婆作何感想?

后来我才知道,外公当时是被黄皮子上了身。 刘姥姥很快跟我们来到了外婆家,她一进屋,就见正在炕上折跟头的外公坐那不动了。

所以我说,“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孙子”一脉相传是一回事,家庭教育则又是另一回事。

生气的说:“好你个老太婆,你还把她找来了,你以为我会怕她吗?你不是有本事吗?我不归你管!”

多说一句,当初,外公外婆照顾自己的女儿,继而照顾外孙,也算是“水往下流”,古来如此。外孙长大了,愿意认则认,不认也无所谓,外公外婆尽到了长辈的仁义(责任),不留遗憾,如此而已,不必计较!

外公用他那可笑又怪异的兰花指指着刘姥姥。

这话不对,我就是姥姥姥爷从小带大的,姥爷把我扛脖子上,我还揪姥爷耳朵捂他的眼睛呢。姥姥回娘家也带上我,我八岁那年太姥姥去世了,我是姥姥的小跟班。我跟姥姥姥爷感情比我父母还亲,姥爷从1989年双目青光眼失明后,刮胡子,理发我包了,洗脚,洗澡,剪脚指甲,我包了,姥姥得了关节炎,腿疼走不了路,每周扎针我接送背她,从二老有病到去世入敛,送到墓地,我没离开过他们,我亲眼看着二老咽气到脸变色。姥姥是06年正月二十下午四点走的,姥爷是06年正月二十一晚上九点走的,相差一天,二老是同岁,1923年出生,生屑属猪,活了84岁,一起抬,一起埋。老人去世后,我有二三年缓不过劲来,经常半夜梦见二老,醒来泪湿枕巾。

刘姥姥看看外公笑了笑说:“是你呀,别生气,我不是来管你的,听说老木匠病了,我是来看看他的,他可是这十里八村有名的好人、老实人你说你找他干什么呀?” 我瞪着眼睛看电影似得看着刘姥姥跟外公对话,可是又觉得她不是在跟外公说话。

在成市已经不存在这种问题了,独生子女在双方老人心里都是个宝贝,如果说亲近 那要看孩子在那里呆的多,另外还要看老人和孩子相处的方式,你把孙子当朋友他肯定会和你亲近。你要把他当成孙子那不但生份还可能带出许多养尊处优的毛病。

“不生气?他把我家都给毁了,我能不生气吗?坏人。”外公怒气冲冲的喊着。

在城市没有什么祭祖等仪式,也不存在继承遗产等问题,百年之后你身后的一切都是你那唯一的孩子的,所以我以为人不要去纠结那些虚的事情,叫你爷爷还是姥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孩子在一起快乐吗。至于传宗接代的问题那应该是一个很遥远的问题,因为现在的孩子对宗族观念越来越没有意识了,而且你死后的牌位真的没位置摆放。

这时只见刘姥姥趴在外婆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外婆转身到针线盒里拿了一根纳鞋底的大针递给了刘姥姥,然后转身出去了。 刘姥姥笑着坐在了炕沿边上,对着外公说:“这冰天雪地的他毁了你的房子是不对,可他也不是故意的,他哪知道你住在哪里啊。” 外公不屑的说道:“哼,他是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我住在哪里我的命早没了”

这就是血缘关系。人们常说,孩子由谁带跟谁亲,其实不然。

刘姥姥笑着说:“不会的,你走吧,等你走了以后我让老木匠给你重新做个窝,保证比原来的好”

现实生活中有许许多多的小朋友是由姥姥姥爷给带大的,但是,一旦见到爷爷奶奶就非常的亲热。

看着刘姥姥跟外公好像在聊家常,我也不再害怕了。扶在刘姥姥腿上继续听着他们的对话。

也许是喜新厌旧图新鲜的感觉。小孩子一天到晚跟着姥姥姥爷生活,少不了姥姥姥爷要管他,时间长了小孩子也会讨厌。而和爷爷奶奶相处的时间短,见了面亲不够,就是小孩做错事,爷爷奶奶也不会去管他。

“哎,对了,你是怎么来的?”刘姥姥问外公。

以上仅是本人浮浅看法。

外公回答说:“我坐飞机来的呗”

这不是绝对的,我女儿是她姥姥带大的,爷爷奶奶一天没带过,她明显跟姥姥更亲,比跟我这个亲妈更亲。昨天上午回家前她和姥姥手拉手出去遛达,她舅妈从窗户看见了,她舅妈嚷嚷着:大家快来看啊,dy和她姥可亲近了俩人手拉手呢。上车时在她姥脸上亲了好几口,依依不舍的。今天返校了我去火车站送她,她跟我都没像跟姥姥那么亲近,我心有一点点失落

刘姥姥又问:“那你现在在哪歇脚啊?”

外孙是姥姥家的狗,吃完就走。虽然人家过去这样评价外孙子在姥姥家的地位。那意思也就告诉姥姥姥爷这样的外孙子不用太用心去疼她,即使你对他再好,他也是对爷爷奶奶亲的,因为这是血缘关系,因为这是血浓于水的情份。其实这个俗语说的还真有那么回事儿。特别是我们70后的人对这一说法还是有认识的。我记得小的时候姥姥和姥爷巴不得我去他家玩。因为姥姥和姥爷就我这么一个大外孙子,所以说总是用拿糖果给做好吃的来诱惑我。我呢,也是对他们的"美食计"也是来者不拒。任由他们怎么做好吃的我都不会上当,因为吃完了以后,等到天擦黑的时候,我就开始央求姥姥姥爷要回爷爷奶奶家了。如果不达到我的心愿,我就开始嚎啕大哭,心疼外孙子的姥姥姥爷,边骂我是姥姥家的狗,边得让小舅骑着自行车把我送回家去。如果我能在他们那里住一宿,他们不知要有多高兴。后来我也参加工作了,回家看亲的时候。我也是先兴致勃勃的先到爷爷奶奶的家里去。而且到了我成家立业以后,姥姥姥爷爷爷奶奶都相继去世了。可是每年给姥姥姥爷上坟的都是我的表弟他们去。而我也买一些烧纸什么的,让表弟他们带我尽孝心。我更多的还是去爷爷奶奶的墓地去扫墓。其实想一想真的对姥姥姥爷少那么一点点的热情。而且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疏远,他们没有爷爷奶奶亲这句话是真的,因为这是大家,从这感情当中体会到的错不了。

外公得意洋洋的说:“千里一条垄,茂密一丛林,冬天全撂倒,你们是谁也别想找。”

他们正说着,外婆跟舅舅还有几个邻居都来了。刘姥姥又跟他们低声细语了几句,他们都出去了,留下刘姥姥继续跟外公聊天。

“要我说你还是快走吧,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啊”刘姥姥板着脸说着。

只见外公略带愤怒的说:“不客气?我才不怕你呢!我就不走,谁让他把我家拆了?我非得让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外公正说着话,就见刘姥姥突然起身用她手里的大针照着外公的肩膀上狠狠的扎了一针。

外公不但没有疼,反而更加得意了。这时刘姥姥眼睛滴溜溜转着,看着看着突然又照着外公左手的虎口扎下去,只见外公的虎口处有一个鸡蛋黄大小的包,刘姥姥的针正好扎在那个包上了。这时外公愣住了,不说话也没有了刚才的得意。 刘姥姥对着窗外大声喊着:“他被我制服了,你们在葱地附近找,他一定在那。”

大概十几分钟吧,外公突然倒在了炕上一下子睡着了。舅舅跟邻居们手里拿着一个老鼠般大小的东西回来了。 “刘姥姥,你太厉害了,他果然在葱地里猫着呢,不过我们去了他怎么不动呢,”舅舅不解的问刘姥姥。

刘姥姥拔下扎在外公手上的针说道:“你们看见他的时候我已经用针把他的魂扎住了,你们看见的只是他的肉身,他的魂已经附在了你爸身上,他是会到处跑的,他跑到哪里哪里就会有一个包,只要扎住这个包他就没跑了。”

听了刘姥姥的话,大家才明白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让舅舅他们出去找,自己留下来探听黄皮子的藏身之处,好找准机会制服他

就这样外公在炕上躺了好几天才回复体力,从那以后我也改掉了贪玩的习惯,我知道外公如果不是因为日落时分出去找我,也不会被黄皮子上了身的。至今我也不明白黄皮子是怎么附在外公身上的。

祝朋友们永远平安健康快乐,晚安!

本文由金沙澳门手机版网址发布于书目文献,转载请注明出处:外公被黄皮子上了身太怕人了_恐怖惊悚_好医学网

关键词: